打從學生時代起就甚少請過假,除了小六請過一次病假,國三請過一次喪假外,再也沒請過假了,所以請假一事對我而言一直都很陌生,甚至連教書十年來也只請過一次病假,(那次是因為高燒不退、站都站不穩、逼不得已才請假的,不然我是不輕易請假的!當學生是如此,當老師也是如此。)想不到這次竟為了抗議校長的鴨霸作風而請假,真是破壞我不輕易請假的原則啊!

由於新校長想執行每天在校七小時的政策,於是決定在月考下午舉辦研習活動,希望全體老師們參加。然而校長卻不事先在校務會議中提出有此新的政策,好讓大家心裡先有個底,反而在一、兩個禮拜前才臨時發公文公告大家,並註明無法參加者須事先請假,這擺明了是強制所有的人都要參加嘛! 怎麼學起私立的那一套啊?!這當然引起眾多老師們的不滿呀!藉由教師會會長及各科召集人向校方協調後,學校改口說:「研習可以自由參加,但不參加的老師要留在學校辦公,不在學校的就得請假。」說穿了就是要把老師綁在學校嘛!真是莫名其妙!

真不知這是教育部哪個笨蛋官員擬出的規定,竟把老師的工作時數比照一般的上班族,殊不知彼此的工作性質不同,如何做此比照呢?!一點都不公平嘛!我們加班又沒有加班費,備課及出考卷大都是回家做的,甚至還得利用課後或假日指導學生參加比賽,諸如:演講、作文、做科展、資訊或實驗能力競賽等,這額外的付出如何計算?我們做的是良心事業耶,為何要如此制式化地約束我們勒?!科裡的老師則說:「這是否告訴我們只要在校滿七小時就可走人呢?!」大家紛紛說:「那我們可以拒上輔導課,連寒輔、暑輔都可以不用上,反正我們又不想賺這些錢!看學校到時候怎麼辦?」我覺得大家的反彈是正常、合理的!畢竟真正執行此規定的公立學校少之又少,大家不解的是為何新校長非得執行不可?!用意何在啊?!該不會是想對我們下馬威吧?!

說真的,我對此事的反應不如自然科裡其他的老師們大(可能是我才剛從私立學校過來公立學校,享受到自由的滋味才不久,所以對於即將被剝奪的自由反彈不會太大,反正我向來都不太遵守規定,在私立都如此了,在公立也一樣啦!),只是覺得自己彷彿又回到私立學校一般,又要接受這些不合理的要求了,感覺有些無奈!(以前在金陵也是後來才要求我們月考也要打卡,這讓我們紛紛出去聚餐,等下班時間再回來打卡,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不由自主地又生起反抗的心理,連抱怨都懶得說,只是埋頭做我的串珠,並盤算不予理會學校的規定,即不參加研習,也不留在學校,甚至連假也不爽請,直接賭他會不會來點名,等被點到了再說!若不是秀燉說這學年快結束了,可請的事病假這學期就會結算完,請不請假最後都會歸零,勸我還是請假吧!免得還得跟學校周旋,那太麻煩了!所以我還是去拿請假單來寫。本來還想請病假的,請假事由:心理不爽!(因為我們討論後,覺得心理不舒服應該歸類在病假。)但想想還是集結眾人的力量,一起寫這個理由較有反抗的成效吧!因而忍住改寫事假囉!

    leeju02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