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定昨天中午舉行的大學同學會,因臨時公佈的彈性放假、星期六補上班,只好延到今天舉行。雖然對我們的聚會影響不大(所幸我沒太積極辦這個同學會,只通知幾個比較有在通伊媚兒的同學而已,不然我可能也會大發雷霆吧?!),但卻對那些結婚的新人們造成不少困擾,怪不得抱怨聲連連!唉,當真思慮不周啊!(在這種非常時期→特會爆料、撻伐人非→用口水淹死人,加上有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恣意地炒作,實在不能不謹慎地下決策啊~~~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喔!)

雖說是我提議辦同學會的,但說也奇怪,我竟一點也不積極,甚至只連絡少數人而已,竟懶得通知通訊錄中的所有同學(那通訊錄還是我建檔更新的勒!),不知是否潛意識認為大家不是很在意同學會,所以沒必要通知太多人?還是年紀大了,不想再以熱臉去貼別人的冷屁股?總之,熱誠一閃即逝!根本不會要求有很多人來,就算沒人要來也沒關係!不強求啦!第一次這樣辦同學會,不知是豁達?還是消極?竟然連確認誰會來也沒有,就大膽地前往中原赴約,真帥!(反正沒人來,大不了我自己一人逛校園、找老師,之後再回內壢囉~~~)

還好我賭對了美雅及阿綉會來(昨晚打電話問阿綉坐幾點的火車時才確定他們會去),因為他們說若他們不去,肯定會被我臭罵死的!(以前的我才會如此,現在的我則隨便他們啦~~~不過由此可知,死黨還真不是當假的!感動ㄋㄟ~~~!)可能是我這次僅以簡訊通知他們,讓他們解讀成我命令他們來吧?!哈,殊不知我懶得跟大家囉唆,僅作通知就好,至於來或不來,隨便大家,我根本不抱任何期待!(似乎消極了點!)

等到十二點,只有我們三人,只差靜安一人,我們四個死黨就到齊了。原本以為就我們三人而已,那麼吃飽就可以去我內壢的家閒話家常一番。怎知才走到門口,就接到弘章的電話,說他人已在停車場,讓我們三人的計畫破滅,只好等弘章一家四口囉。等他來後,他問我:「還有誰會來?」我答說:「不知道耶?大家都沒給確定的答案!」「唯一回伊媚兒說沒問題的人也不留她的名字,我也不確定是不是泔含?」(很烏龍吧!我連可能會來的樓長及泔含的電話也沒記下來,也無從聯繫啦!)弘章大概被我打敗了,後來才告訴我蓮童一家三口與志賢正在來的路上。天啊~~~還要再等喔!阿綉已等到受不了了,快餓昏了!所以與美雅先去找可以吃的餐廳,免得悶壞了。

想不到蓮童特地從高雄開車上來,雖說昨天即先上來住志賢家,我還是不得不佩服他的勤勞耶!(若不是靜安明天一早有課,今天要趕回屏東會太趕而無法如期赴約,不然最佳勤勞獎肯定非她莫屬!→原定昨天,她是要來的唷!)衝著他大老遠趕來,加上我根本沒通知他,既沒伊媚兒,也沒發簡訊給他,他還肯來,我只好買單請大家吃ㄧ頓(雖是大家慫恿、開玩笑的,我就爽快點認了吧!反正難得請他們嘛!),算是表達對他的抱歉囉!

    全站熱搜

    leeju02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