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鳳凰花開的日子,」「錯!內高沒有鳳凰花,只有阿勃樂!由畢業典禮的兩位主持人口中方知:鳳凰花不再是代表畢業季節的一支獨秀,阿勃樂也爭奇鬥艷地成了代表呢!



今年教的四個班都是畢業班,所以特別全程參與畢業典禮。相較於去年第一次參加內高的畢業典禮,感覺自然不同!因為去年是抱著新奇的角度觀賞,今年則是抱著歡送學生的心情來觀賞,當然很融入其中囉!尤其今年的每個獎項頒發前都有兩位畢業生做引言式的表演,讓人覺得很是精采!其中一位正是313的板哥→蔣正耆(上子子,下日,讀作ㄑㄧˊ),化名蔣信德。想不到這個睡神痞子的台風還真不賴,表演得相當精采呢!果然把他個人的表演慾發揮得淋漓盡致,看來我們這些教過他的老師貢獻不少呢,像我的化學課簡直是他的表演課(只要他清醒、不昏睡時),是不是貢獻很多呀!?

隨著典禮結束,宣告我可以隨畢業生的畢業而解脫,不用再來陪公子哥兒及小姐兒念書,當真是一大樂事啊!然而與學生拍完照、簽完畢冊後,內心卻若有所失,說不出的怪……,真不知我怎麼了?!竟然有種失落感!本來還以為我只是任課老師,不會像導師那般投入、用情太深,應該不會有捨不得的感覺才對;加上禪修讓我對感情看淡許多,不再濫用感性的思維說,誰知我對這些孩子還是動了真情,每一個現在看來都覺得很可愛,即使以前不太喜歡的,也覺得他們都變可愛了!怪不得會有莫名地失落感!唉~~~才當專任就這樣感傷,若當導師還得了呀?!真受不了我,或許我將他們都當作朋友在對待,很真誠地相處,才會有不捨的感覺吧!

    leeju02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