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點多搭電車去中壢,本想走路去中原的,但天氣實在太熱了,還是坐公車去較輕鬆。本來此行是打算回中原看阿喜老師與千金老師的,怎知兩位老師都不在!千金是去陽明大學,阿喜則不知蹤影,門上的名牌還顯示「先敲門」,根本是在騙人!怎麼敲也沒人回應,還不如顯示「外出」或「上課」,至少告訴我你不在辦公室嘛!難不成阿喜還得跟上頭玩諜對諜?!這好像我當初唸研究所時,我們實驗室對老闆的伎倆喔!

想當初我們老闆規定,離開實驗室時,要在桌上放名牌以交代去處。所以我們剛進實驗室的第一件事就是製作各式的名牌,像「上課」、「吃飯」、「系圖」、「總圖」、「宿舍」等,最重要的是「See me as soon as possible!」這張是金牌,絕對不可少唷! 我就曾被老闆亮金牌召見呢!還好只是三道金牌,不像岳飛的十二道金牌,不然我必死無疑!不過他肯定會氣絕身亡先!因為我老闆可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氣,會像瘋狗亂咬人一般地可怕,所以三道金牌就夠讓他暴跳如雷了啦!有關這位怪癖老闆,以後有機會再一一訴說給各位知曉吧!

既然無緣與老師們話家常,我只好瀏覽一下校園囉,藉此比較一下這十八年來(可怕的歲月,已過這麼多年了!真是歲月催人老啊~~~)母校變化了多少吧。正所謂「既來之,則安之」,總不能無功而返嘛!於是我認真地開始細細品味母校的變化:從化學系館開始,直走經過商學大樓,往土木系館前進,發現新增了一棟工業工程系館(簡稱工工系,被大夥兒戲稱特產『公公』的科系。) ,以前好像沒有。之後右轉繞到建築系,想起女生宿舍→恩慈樓在附近,特地折回去看看恩慈,想到自己曾住過的宿舍,許多奇妙的事都發生在此,當真值得回味!從宿舍旁多開了一個門通往大仁二街,這是當初班上十個男生合租的地方,如今一樓已變成店面了,但我依稀能憶起在這兒發生的愛恨情仇,又是一段青澀歲月,不過有趣的事還是比較多的啦!

沿著大仁二街直直走,忍不住回頭看看恩慈,赫然發現恩慈後棟加蓋起來了,想必是科系越來越多,不夠住而加蓋的吧。會忍不住做這動作是因班上的男生總喜歡在這兒對著宿舍的我亂吆喝:「游麗Χ,起床尿尿囉~~~」「游麗Χ,妳在幹嘛?!內褲不要晾在窗口嘿~~~(冤枉啊~~~)害我在後棟很出名(我住在前棟) ,超丟臉的!若不是住後棟的物理系同學告訴我,我可能還天真地以為大家不會注意他們在喊些什麼勒,殊不知大家都有聽清楚喊的是我的名,唉~~慘!

走到實踐路,想起最馬吉的哥兒們住這兒,我們曾一同在樓下吃著清粥小菜。順著實踐路往日新路走,發現大四時開的小影城不見了,已被服飾店取而代之了。連以前的「idea」咖啡館也不見了,有點失落!它是當時眾人公認氣氛最佳、最適合情侶約會的咖啡館,我始終無緣進入約會(因為沒男朋友),只能趁著畢業前夕,拜託大哥與葉宜瑞學姐帶我們系排的娘子軍去那兒送舊,以了卻我的心願。結果我們幾個女生太過吵雜,破壞了館內浪漫的情調,因而挨了不少白眼!果然不適合我這種大剌剌的人去。

走到日新路,當然會懷念中原戲院播放的不知n輪的影片,不過最令我懷念的卻是「由申甲」文具店。當年最愛逛由申甲,因為裡面有許多個人偏愛的美術用品、文具及禮品,解決我送禮及佈置住處的需求。還好它還在,只是遷到實踐路上,變得更多樣、生活化囉,什麼都有賣ㄛ!逛由申甲逛到肚子餓,所以只逛完兩層樓就去吃晚餐,下次有機會再來逛剩下的樓層吧!(總共七樓or八樓吧)到中原若不吃飽再回去,那就虛晃一遭啦!因為中原附近吃的東西可多了,又好吃、又便宜、又大碗,不吃可惜哩!

這趟的中原行竟然成了懷舊之旅,讓我每走一個地方都會憶起一段故事,感覺很溫馨!驚覺我的記憶力真好,事隔多年後,週遭變化那麼多,我竟還能找到自己大三、大四住的地方,連死黨→美雅、鴨肉住的地方我也記得,還有實踐路上超Q的紅心粉圓(如今不在了)及日新路上有生啤酒可喝的熱炒店(還在耶)在哪兒也都記得,真不知自己怎會這麼神,不由得佩服自己超強的記憶力←果然有魚座的特質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eju0225 的頭像
leeju0225

悠遊自在的魚

leeju02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